疯狂飞艇-信誉首选

《监听监视》刊物

疯狂飞艇发布日期:2019-12-17

市文化和旅游局离退休干部党委

由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老干部活动中心、机关离退休干部编发的《监听监视汇编》,在风风雨雨中已经走过了三十个年头,凝聚了老同志们对文化广播影视事业的深情厚爱,见证了文化广播影视事业一个又一个阶段的发展状况,不失为一份言之有物、针对性强、具有一定史料价值的文字载体。

一纸“汇编”  沟通渠道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市广电局机关及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上海电视台有几十位建国前参加革命的老同志,先后办理了离休手续,这些同志大都在广电战线上奋斗了几十年,虽然离开了工作岗位,仍怀有一颗对事业的赤忱之心,仍然关心着广电事业的发展,注视荧屏声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而此时广播电视事业也处在大变革大发展时期,作为事业后继者的在职的同志,也希望听听前辈们、老同志的声音,给他们出出主意、建言献策。局党委因势利导,建立了离休干部监听监视小组,有计划地开展监听监视工作,《监听监视汇编》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编发行了。当时参加这个工作的共有22位同志,开始一般没有完整的文章,大都三言两语,实话实说,有表扬、有批评,指出具体差错,由编辑按电台、电视台不同节目分门别类编发。到1995年与2000年两次机构大调整,监听监视人员有了明显的增加,达到了100多人。监听监视活动也由过去的两周一次改为一周一次专题活动。《监听监视汇编》的范围与内容也从广播电视扩大丰富到文化、电影、戏剧的范围与内容,《监听监视汇编》也成为了由一篇篇独立完整的文章编发的《监听监视汇编》文集。这样一来就有了一个离退休老同志与原工作单位的沟通渠道。 

言简意赅  亦贬亦褒

《监听监视汇编》自1989年1月开办至今已经30个年头了,30年来《监听监视汇编》共编发了392期,刊登各类文章8380余篇,约200多万字。内容主要从舆论导向、方针政策、节目总体布局与安排、一个时期和一个阶段中倾向性问题到编排艺术、技术性问题、具体节目的得失优劣以及播音主持读音语调语速、服饰打扮、字幕中的错别字以及广告播出的诸多问题等等。对于这些意见,有关部门是十分重视的。如有一个阶段,广播电视节目中港、台流行歌曲过于集中,并且占据了主要时段。监听监视组多次在“汇编”中提出意见,并邀请上海著名音乐家举行座谈会,呼吁提倡民族音乐,突出主旋律,引起了局、台领导重视,并进行了研究和部署、调整港台流行歌曲播放时间,增开了几档民族和民间音乐节目,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再如上海广播电台一度因经济效益挤掉了有悠久历史、受到少年儿童欢迎的少儿广播节目,高宇同志(原广播电台台长)在“汇编”上以幽默风趣的表现手法写了一篇文章,焕发了上海少儿广播节目的新生。

《监听监视汇编》文章直朴、犀利、直言褒贬、不隐晦曲折、字里行间反映出老同志们对广电事业的深情厚爱。也体现出了老同志们真诚坦率的正直精神。一期期“汇编”、一篇篇文章受到局、台领导及市委宣传部领导的高度重视。部领导不止一次地做过批示,宋超同志在《监听监视汇编》第256期的首页上写道:“每次看监听监视都受教育,此件没有假话、套话、分析广电得失,不但言简意赅、切中要点;视野也开阔,有很好的引领作用。请向离休干部监听监视组的同志致意、致谢!”

不忘初衷   继续前行

岁月难留、时光不再,《监听监视汇编》已经走过了三十个春秋。通过监听监视活动,老同志丰富了精神文化生活,老有所乐、老有所为,释放了正能量。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同志一个一个地离去,广播电视管理体制发生了变化,离退休老同志也都已到了力不从心之时。从2014年开始,更多同志主张增添新生力量,把它继续办下去。参加“汇编”的队伍随之扩编了广电系统退休下来的几位具有一定写作能力的同志,这样一来,有了新鲜血液,“汇编”又进入了康复状态。一篇篇有质量、有水平、有见地的文章又在一期期的“汇编”上出现了,如《这种“耗费”没必要再耗费了》(357期)、《秀达人,还是秀评委?》(349期)、《关于“笑傲江湖”的一个思政……》(367期)等等。

去年三月,“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电视台主持人曹可凡同志在上海小组会上就电视台节目播出现状的发言引起很大反响,他更在解放日报发表文章,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就在曹可凡文章发表前后,老同志们也在《监听监视汇编》发表文章,积极出谋划策。

“老年明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在互联网、多媒体急剧变化的时代,《监听监视汇编》会以习近平同志“文艺座谈会”“新闻舆论座谈会”的讲话为主导,在高举旗帜、引领方向上下功夫,编好“汇编”,为上海的文化广播影视事业建言献策,弘扬正能量,唱响主旋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